中國合成革網

返回首頁

華峰超纖兩內幕交易當事人受罰

發布時間:2019-10-29

新浪財經訊10月19日,上海證監局披露行政處罰決定書。


上海證監局對項朝嶸和夏云芳內幕交易上海華峰超纖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峰超纖)股票案進行了立案調查,經查明,當事人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內幕信息形成與公開過程


2016年初,為了推進信息化水平同時搭建電商平臺,華峰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峰集團)董事局主席、華峰超纖董事長尤某平產生了收購軟件開發、能夠開展電商平臺業務的公司的意向,并開始請私募機構等推薦投資標的。


2016年2月初,海通證券王某東向尤某平推薦了深圳市威富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威富通)。


2016年2月16日至17日,尤某平安排浙江華峰氨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峰氨綸)的董事會秘書陳某良在王某東陪同下赴深圳與威富通首席運營官、股東王某進行了初步洽談。


2016年2月22日至23日,威富通首席執行官、股東鮮某和王某赴上海與華峰方面尤某平、陳某良會談,海通證券王某東陪同,雙方介紹了各自的情況,華峰方面向威富通表達了購買部分股權的意向。


2016年3月2日,華峰集團與鮮某就后者將其持有的威富通3%股權轉讓給華峰集團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書》,此后,華峰集團根據協議向鮮某支付了股權轉讓款。


之后尤某平進而謀劃整體收購威富通事宜,與鮮某、王某繼續談判。2016年3月22日,鮮某再次來到上海與尤某平、王某東會面,當日雙方初步確立了華峰超纖整體收購威富通股權的意向。2016年3月28日,海通證券開始對威富通展開盡職調查。


2016年4月5日,華峰超纖發布《關于公司股票臨時停牌的公告》,宣布公司擬披露重大事項,于2016年4月5日下午開市起停牌。2016年4月6日,華峰超纖發布《上海華峰超纖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關于籌劃重大事項停牌的公告》,宣布公司正在籌劃重大事項。


2016年4月13日,華峰超纖發布《上海華峰超纖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關于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公告》,確認上述重大事項為重大資產重組事項,交易內容為擬收購一家互聯網軟件公司100%股權。


華峰超纖擬收購威富通股權事項,達到《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09號)第十二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重大資產重組標準,屬于《證券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的重大事件,構成《證券法》第七十五條第二款第一項規定的內幕信息。內幕信息形成不晚于2016年3月22日,公開于2016年4月13日。尤某平作為華峰集團董事局主席、華峰超纖董事長,是內幕信息所涉收購事項的主要決策者、推動者,為內幕信息知情人。


二、項朝嶸內幕交易“華峰超纖”的事實


(一)項朝嶸控制“虞某釵”證券賬戶交易“華峰超纖”的情況


“虞某釵”證券賬戶(虞某釵系項朝嶸的親屬)于2016年3月7日開立于上海證券瑞安羅陽大道證券營業部。項朝嶸控制該賬戶于2016年4月1日買入“華峰超纖”699,500股,買入金額11,122,050元,交易所用資金來源為項朝嶸向尤某玲的借款,相關交易通過虞某釵名下手機下單操作。2019年5月21日至23日項朝嶸將上述股票全部賣出。經計算,上述交易盈利6,810,986.93元。


(二)內幕信息公開前項朝嶸同內幕信息知情人尤某平的聯絡接觸情況


項朝嶸與尤某平為多年朋友。內幕信息公開前,項朝嶸與尤某平存在通話聯系,其中,賬戶買入“華峰超纖”前的2016年3月24日、3月29日兩人有多次通話聯系。


(三)“虞某釵”證券賬戶交易“華峰超纖”明顯異常


“虞某釵”證券賬戶的證券交易活動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虞某釵”證券賬戶2016年3月7日開立,項朝嶸借入的大額資金到賬后第二天(4月1日)即突擊大額買入“華峰超纖”,“華峰超纖”停牌后次日(4月6日)將剩余資金全額轉出,該賬戶截至我局調查日再無其他證券交易;項朝嶸在海通證券開立了證券賬戶,該賬戶自2015年1月1日至我局調查日未交易過“華峰超纖”,較之其在本人證券賬戶交易的其他股票,案涉“華峰超纖”交易金額明顯放大,異于其平時的交易習慣。綜上,項朝嶸利用“虞某釵”證券賬戶買入“華峰超纖”行為明顯異常且無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證券賬戶資料、銀行賬戶資料、相關人員的詢問筆錄、情況說明、通訊記錄、借款合同、行程記錄及提供的相關資料、相關公司提供的情況說明、公告、協議及相關資料、交易所計算數據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項朝嶸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


三、夏云芳內幕交易“華峰超纖”的事實


(一)夏云芳控制本人證券賬戶交易“華峰超纖”的情況


“夏云芳”證券賬戶于2014年11月13日開立于浙商證券瑞安羅陽大道證券營業部。夏云芳控制上述證券賬戶分別于2016年3月31日、2016年4月5日買入“華峰超纖”501,600股和94,200股,合計買入595,800股,合計買入金額9,598,155元,交易所用資金來源為夏云芳向尤某玲的借款。“夏云芳”證券賬戶于2016年11月21日賣出“華峰超纖”15,900股。經計算,上述交易共盈利5,603,713.15元。


(二)內幕信息公開前夏云芳同內幕信息知情人尤某平的聯絡接觸情況


夏云芳2002年加入華峰集團,系華峰集團金融管理部經理助理。內幕信息公開前,夏云芳與尤某平存在通話聯系,其中“夏云芳”證券賬戶買入“華峰超纖”的2016年3月31日至4月5日期間兩人有8次通話聯系。


(三)“夏云芳”證券賬戶交易“華峰超纖”明顯異常


“夏云芳”證券賬戶的案涉證券交易活動與內幕信息高度吻合;賬戶此前僅買入“華峰超纖”100股、買入金額1,385元,而涉案期間賬戶共計買入“華峰超纖”595,800股、買入金額9,598,155元,買入金額明顯放大;除上述買入“華峰超纖”100股,“夏云芳”證券賬戶開立后至案涉交易前主要用于申購新股,僅交易過其他一只股票;2016年3月31日、4月1日、4月5日“夏云芳”證券賬戶分別轉入資金800萬元、100萬元、100萬元,此后近乎全部用于買入“華峰超纖”,“華峰超纖”停牌后次日(4月6日)上述交易所剩資金大部分轉出。綜上,“夏云芳”證券賬戶2016年3月31日和4月5日買入“華峰超纖”行為明顯異常且無合理解釋。


以上事實,有相關證券賬戶資料、銀行賬戶資料、相關人員的詢問筆錄、情況說明、通訊記錄、借款合同、行程記錄及提供的相關資料、相關公司提供的情況說明、公告、協議及相關資料、相關IP和MAC地址、交易所計算數據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夏云芳的上述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七十三條、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所述內幕交易行為。


根據項朝嶸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決定:沒收項朝嶸違法所得6810986.93元,并處以20432960.79元罰款。


根據夏云芳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二百零二條的規定,我局決定:責令夏云芳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5603713.15元,并處以16811139.45元罰款。兩人合計被罰款3724.41萬元。

[關閉窗口] [打印本頁] 瀏覽量:2,138
大乐透走勢圖200期